长篇小说——重生 第四章【文/此生如梦】
 二维码 6889
发表时间:2017-09-12 22:18来源:作者原创网址:http://www.fwjt.cn.com

  带着好奇心,张锴想方设法地要接近王小艳,可是王小艳这人一天只知道埋头看书,除了她的好伙伴,别人只有问她问题时才能跟她说上几句话。王锴成绩很棒也没有多少不会的问题问,况且去问问题的话会显得自己有些没面子,于是一下课他就去挨着她坐跟她一起看书。因为这样,同学们也开始议论纷纷,有的说他喜欢王小艳,有的说他巴结王小艳。面对前者,他说:“像我这样才貌双全的人怎么可能喜欢她,她除了是学习天才,长相太一般了。”面对后者他说:“巴结她对我有什么好处,像我这样完美的人需要去巴结别人吗?”这些话传到小艳耳朵里,有些生气:“这个自大又自恋的家伙,以前是我太傻了,看这次怎么收拾你!”

  这会张锴像往常一样坐到了她旁边,她却坐到离他较远的位置上,张锴跟过去问:“你今天怎么了,好像讨厌我一样?”

  “难道你不讨厌吗,天天坐来挨着我,害别人说三道四的,以后离我远点。”

  张锴听了有些生气,坐到了自己的位置上。不过他眼睛虽然盯着书心里却静不下来,时不时会朝王小艳看,可她依然像墩石像一般纹丝不动地看她的书。有个男生拿题目去问她,她一字一句地讲解着,这跟她小时候倒是蛮像的,还是那么热心地帮助同学。“哼,理别人不理我,什么意思嘛。”张锴心里很不舒服,便跟前面的女生搭讪起来,可是搭讪半天似乎跟小艳没有半点关系,他懊恼极了。回到家里他在日记中写到:我自以为自己很优秀,可是她为什么要排斥我,我为什么又会因为她的排斥而不高兴,难道我真的喜欢上了她吗?不,怎么可能,她就只是一个比较有才的灰姑娘而已,我喜欢的是白雪公主而不是灰姑娘。

  可是关上日记,才打开书,他脑海里又呈现着小艳看书时的模样,小艳说话时的模样,给人家讲解时的模样一遍一遍地出现在他眼前。以前他起床后刷牙洗脸后就上学去了,可是现在,每天出门前他都要照一下镜子,像个女孩子一样把头发左梳右梳,然后看着自己满意地笑着出门。自从王小艳不让他坐一起后,一下课他就跟同学们去操场上打篮球,课间操的时候,小艳看书累了,便到走廊上站站,那些在操场上奔跑的孩子在她眼里只不过就是孩子,而张锴却不是,早在她的映象里他已经是一个高大帅气的大男孩,在小张锴身上他可以看到大张锴的影子,然后欣慰地笑着。有一个课间,男孩们没有打篮球,不知道他们去哪里了,正当小艳四处搜索时发现一个男孩子站在远处的花坛边凝视着自己,小艳不自在地扭头看了下其它方向又回头,他还在一动不动地盯着她,“小锴,这是我们第一次定情的情景,你还是那样可爱。”小艳也注视着他,“可此刻的我更想念长大的你。”

  看到小艳也如此深情地看着自己,他欢喜不已,心里像大海一样翻腾,脸像火在烤一般。这次以后他更加不能自拔了,放学后他总会远远地看着小艳离开学校后自己再离开,走在回家的路上,一路也都想着小艳,做作业时也会想起,他在日记中写到:原来爱情如此美妙,它会让你哭,让你笑,让你魂不守舍。我以为自己只会喜欢白雪公主,可是我发现灰姑娘有比白雪公主更可爱之处,她坚强,孤傲、漂亮、温柔,稚气里面带着成熟,她是那么优秀,虽然我不知道为什么她对老师们那么没礼貌,我依然相信她不是老师说的除了学习以外什么都不好的学生,我相信她学习好,人也很不错。一开始,我以为自己无所不能,可是现在我却有些紧张,即便我再努力,学习上还是无法超越她,我得坚持不懈,做一个真正配得上她的男人。

  寒假到了,大家都很开心,可他却心事重重,怎样才能见到小艳呢,于是他在寒假作业上勾出了一些较难的题,要去小艳的村子找她。这天一大早上他就来到了小艳家,可是小艳还在楼上睡觉,“小艳,你同学来找你了,说是有题目不会做要问你。”小艳的母亲叫道,看到这样标志的男孩子,心里很是喜欢。“谁啊?”小艳问。

  “是我,张锴,我可以上来吗?”

  “哦,我已经起来了,我弟弟也在,你上来吧。”

  这是张锴第一次来小艳家,也是第一次到她住的地方。楼上挂了很多用书折成的灯笼,小艳的床很宽,挂着粉色的蚊帐,蚊帐边缘上挂满了各种颜色的纸鹤,被子枕头干干净净整整齐齐,床旁边是一个陈旧的书桌,书桌上整齐地放着几摞书,另一端是小白的床,他还在呼呼地睡着。

  “你的床怎么这么大?”张锴问。

  “这床是我姐姐跟我的,所以比较宽。”

  “你姐?我听说她也是个天才。”

  “哪有什么天才,你没听鲁迅先生说过吗,天才那是百分之九十九的汗水加上百分之一的灵感合起来的。”

  “你很爱看这些大作家的书,所以知道得多。”张锴随手拿起桌上的一个装满了小星星的玻璃瓶,“你折这么多星星干嘛?”

  “我也不知道,其实我已经折了很久了,一天折一颗。”

  “为什么一天只折一颗?”

  “从我姐姐走后我就开始折,这里有多少颗星星,我姐姐就走了多少天。”

  “原来是这样,那你可不可以送一些给我,我是说,我一定给你保存好,不弄掉一颗。”

  小艳笑了笑说:“你都拿去吧,也好腾出位置来。”

  吃过早餐后他们三个就一起去后山上拣柴,自从百合死后,父母就回到家种田了,家里经济拮据,有时连煤都买不起,只好烧柴煮饭和取暖。在路上遇到了村里的七婶,七婶热情地问道:“小艳,你们要去山上做什么,这么冷的天?”小艳不作声,示意让小白回答,小白也习惯地回答了。

  张锴问:“为什么人家问你话你不回答?”

  “我不想理她,她是个势力小人,要是遇到的是个拣垃圾的人,她一定斜视人家几眼再吐上几口口水。而这种人你不回答她也没关系,下次她还是一样笑咪咪地叫着你,只要你有资本。”

  “不会吧,她看起来很热情!”

  “她不就以为我是天才吗!我们村里这样的人多得很,等哪天我什么都不是的时候,你就知道他们是怎么对我的了。”

  张锴觉得小艳的思想太偏激了,不过他不想若她不高兴,只好扯开了话题。山上的路很窄很滑,他很想牵着小艳的手,可是有小白在,加上他不敢确定那样做的话小艳会不会生气,只好静静地跟在后面了。

  跟小艳姐弟俩一起玩了大半天后,张锴要回家了,他很不想回家,可是他没有理由要住在人家,于是叫小艳送他到村口,说是怕村里会有狗。路上遇到了四奶奶,小艳笑着跟她打着招呼,又遇到了贵大伯,贵大板笑着问她要去哪,她却面无表情地回答了简短的一句,多年前的现在,见到谁她都是笑容可掬地跟别人打着招呼的。来到村口,张锴叫小艳回去,并指着抱着的星星说:“我会替你好好保管的。还有,我改天有不会做的题还会来找你的。”小艳止步目送着他,张锴也走几步回头看一次直到走远了,小艳似乎又看到了那个大男孩的身影。

  这一晚上,小锴失眠了,他觉得小艳家的日子过得好苦,可惜他还小不能帮上什么忙。他捧着带回来的瓶子,在瓶子里他看到小艳一会在笑,一会在哭,一会跟她姐姐幸福欢笑,一会又互相抱头痛哭。他眼里忽然间禽满了泪花,他们一家到底经历了什么,小艳的性格为何如此怪异,有时觉得她热情似火,有时又觉得她冷若冰霜。

  这一晚上,小艳睡得很沉,不过她一直在做梦,一会儿她梦到小白掉进了河里,她拼命地叫救命却叫不出声,一会儿她又梦见大张锴在到处找她,因为找不到她而疯疯颠颠。每次被吓醒后她就有想回到长大后的冲动。到底要怎样才回得去,大家是像梦里一样在找她,还是时光就静止在那儿等着她?

  这一天小艳抽空来到那棵银杏树下,冬天的银杏树显得格外冷清,树下的小草已经盖上了一层厚厚的黄色被子。小艳站在树下祈求把自己带回去,可是一次次睁开眼,大树还是那样光秃秃的样子,脚下还是那层厚厚的棉被,天空还是那样一片灰色。“到底要怎样才能回去,神树,如果您真的有灵气,求你给我指示吧!”小艳气馁地坐在地上,想着每天都面对着曾经发生过的事,感觉无聊死了。

  【待续】

文章分类: 小说精品
分享到:
全部评论(0条)
亲~快来评论噢!
联盟推荐
 
 

中国朗诵联盟入驻企鹅号,定时刊载文化新闻、优秀文学作品、朗诵音视频,实时报道中国当代文坛最新动态。

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

查看 >>